吳育昇

一、力挺媒體壟斷
中視重播跨年晚會,青峰反媒體壟斷言論遭剪接刪除,吳育昇竟說出「刪除言論也是一種媒體自由」此等顛倒是非之言論。其雖曾公開承諾在立法院完成廣電三法修正,但當馬政府決定貫徹財團意志放任財團壟斷媒體時,吳育昇唯命是從,一夕變卦決定封殺廣電三法修正。

二、護航美牛進口
馬英九上任前,吳育昇曾大聲疾呼:「食用美國牛有健康的疑慮,進口就是公然違法!」。但馬英九上台,誓言要進口美牛,吳育昇瞬間改變力場全力支持;更進一步表示,即使立法院不通過此案,也要「用行政命令直接進口美牛」。

三、阻擋公投修法
吳育昇委員曾於2012年內政委員會時,對於公投法第十條應下修提案門檻人數表示反對;又於2013年時亦表示公審會應保持原狀。我們認為現今的公投法是部鳥籠公投法,處處限制著人民的公投權利,吳育昇委員這種不顧民意的表現,阻擋進步法案的推動,不應再讓他繼續在立法院內替人民發聲。

四、阻修集遊惡法
表面上,吳育昇主張修改違反聯合國「國際人權公約」的集遊惡法以化解民怨,卻背地裡使用各種議事規則阻止修法,刻意阻擋集遊惡法的修正;甚至公開主張政府應該以「強而有力」的作為,強力鎮壓人民的抗議,配合馬政權侵害人權。

五、阻礙罷免修法
吳育昇曾提案罷免連署需附上身分證,根據現行公職人員選罷法規定,雖公職罷免提案人、連署人皆只須提供姓名、身分證字號、戶籍地址等基本資料,卻已是相當困難。國民黨團於憲法一三三實踐聯盟發動罷免吳育昇後,提出「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」,規定罷免提案、連署須附連署人切結書與身分證影本,更提高了罷免的難度。如今國民黨團提出如此自肥之修正草案,無非是畏懼民意,擔心「馬意」立委被罷免,而無法再利用暴力多數絕來通過各法案,如此行為,著實令人不齒!

六、反對停建核四
吳育昇於院會五次投票表決均反對停建核四,拒絕傾聽民意維護人民安全,表明「反對核四停建、反對非核家園」。

七、提案「辣椒噴霧器」當警械
國民黨立委吳育昇指出,警察324當天執法「我還認為警察太軟弱」;這樣只顧黨意不顧民意的荒謬言論,只想高壓壓制指出問題的人民,卻拒絕思考如何解決人民的問題,在在凸顯出為了貫徹黨意,貪圖行政便利,罔顧反對黑箱服貿站出來的主流(大宗)民意。這樣的立委如何對得起一個月19萬的薪水,人民繳納的稅金呢?!

張慶忠

一、半分鐘通過服貿協議
2014年3月17日,國民黨立委張慶忠拿到麥克風,用30秒宣布會議決議:「出席人數52人,已達法定人數,開會,進行討論事項,海峽兩岸服貿協議已逾3個月期限,依法視為已經審查,送院會存查,散會。」
張慶忠主張服貿為「行政命令」,因院會交付審查已超過三個月為由,直接30秒宣布通過服貿,送立院存查。"

二、反對補正公投法
在2015/4/8內政委員會審公投法時,張慶忠數度不符議案主旨冗長發言,拖延審查進度,甚至表明本法修正案「本會期、下會期都不會過」,杯葛直接民權法案。

三、反對選罷法修法
因擔心自身因門檻下修後常會被罷免,而反對罷免門檻下修,

四、反對停建核四
立法院數度針對停建核四的案子進行審查,張慶忠屢屢投下反對票。
表明「反對核四停建、反對非核家園」。

廖正井

一、濫用職權,干預司法審查程序
2014年5月司法及法治委員會,濫用職權(預算審查速度)來對司法院秘書長施壓,要求「鄭捷案速審速決」,身為一位民選的民意代表公然干預司法,況且司法乃是獨立的個體,假使之後這樣的情形發生在你我身上,那台灣的司法還有公信可言?

二、不聽民意,護航航空城
航空城計畫被列為國家重大計畫之一,代表著全國人民都有權關心這項重大建設,一位民選的立法委員竟然說出「不是當地人的滾出去!」利用這樣分化的手段,真是令人感到不齒,這項航空城計畫保守估計也要五千多億,徵收2503公頃的農地、更要毀掉被定為國家重大濕地的區域,就算是遠在高雄、屏東的台灣民眾也都有權力來監督這項重大計畫!

三、擋案鐵三角,評鑑吊車尾
公督盟於2013年底立委評鑑調查中,計算擋案次數第三名即是廖正井(共30次),一再攔阻不同色彩、不同意見的提案,濫用法定職權在程序委員會時直接擋案(且有違法之可能),無法進行實質討論。尤其如核四興建與否這樣人人關心的重大議題,亦應放置平台上公開辯論,並做出最適當且符合民意的決定,身為代議士逃避不同意見、不願面對,並非應有的態度。

四、只為選舉,硬發年終慰問金
枉顧普遍人民的重大利益,國庫必須多花一百七十億,發放年終慰問金,其背後目的卻是為鞏固軍公教的藍營鐵票區。

五、阻修選罷法,提高罷免門檻
罷免法一直以來都是憲法賦予人民的權利,一個立法委員年薪至少有八百萬,而這些錢都是人民的納稅金,因此每位代議士更應該嚴謹自律,不應該抱持著「選舉時人民是主人,選後我最大」的心態,做不好本應該讓人民提出罷免、下台,乃是天經地義的事情,浪費社會資源的不是罷免,而是這些黨意高過民意的代議士。

六、拒絕農舍修法
2015年五月農委會提出「農業用地興建農舍辦法」修正草案-「非農民不得買農地」,為了就是喝止一些不肖人士炒地皮的歪風持續發生,但廖正井等立委卻強力反對並拉下,廖正井表示,行政院長毛治國已經指示行政單位,有重大法案政策應事先與國民黨團溝通,這次不但沒與黨團溝通,也沒有到經濟委員會溝通」,甚至脫口說出「這樣我行我素教我們怎麼支持你們?年底預算走著瞧」等恐嚇字眼,讓人不僅想問問廖正井委員,國家事務為何要先跟國民黨黨團溝通?莫非真的黨國合不分?再來,每次都濫用職權(審查預算)來威脅行政官員,真是令人心寒。